首頁 > 企業動態 >

崗木拉山上的堅守

提示:項目職工 崗木拉山有多高,沒有人知道,百度也不知道。崗木拉是什么意思?當地一位民警說,大意就是山很陡,爬上去很吃力。這座讓當地居民望而生畏的山,在十七局集團四公司修建拉林

項目職工

崗木拉山有多高,沒有人知道,百度也不知道。

崗木拉是什么意思?當地一位民警說,大意就是山很陡,爬上去很吃力。

這座讓當地居民望而生畏的山,在十七局集團四公司修建拉林鐵路崗木拉山隧道的職工看來,“當時只道是尋常”。

高原反應

來工地探親的駱曉勇的妻子這幾天鬧得很厲害,天天嚷著回家。她說,一天也待不下去了,吃不好飯,睡不好覺,吃藥吸氧都不管用。

駱曉勇在敦格項目工作時,妻子也去探過親。讓駱曉勇不解的是,兩地的海拔高程是一樣的,崗木拉的綠化情況要好很多,但妻子的反應卻厲害得多了。

駱曉勇是項目第四任書記,前三任書記里有兩任是因為身體吃不消。項目上場時,公司職工來了六七十號人,現在原班人馬就剩五六個了。

駱曉勇說,項目職工每半年體檢一次,指標都還行,不過不少都在臨界狀態了。他說,局指給發的藥品不少,也有氧氣瓶,有些職工反映作用不明顯,主要還是靠個人體質吧。“項目上伙食都還好,保證葷素搭配、四菜一湯。”駱曉勇說,“局指領導很關心職工伙食問題的,王指揮每次檢查都強調,至少要有一樣綠色蔬菜,要保證維生素補充。”

駱曉勇說:“留下來的都是好樣的。”

吃水問題

吃水是個大問題,盡管崗木拉山的水資源很豐富。

雅魯藏布江就在看得見的山腳下,項目部門前也有一條不知名的小支流。盡管如此,職工們自己用水卻要到10多公里外的山上去。

辦公室主任夏致樂,是2015年7月隨項目上場的“堅守五元老”之一。他介紹說,項目有車到外面去,司機就在院子里喊一聲,職工們把貼有自己名字的礦泉水桶拿過去,這幾乎成了項目不成文的規矩。縣城的礦泉水一大桶要20多元,職工們寧可自己花50元買一個空桶,自己去灌水。

崗木拉山上水不是不適合飲用,只是泥沙含量大些。項目食堂用的就是門前小河的水。因山勢較陡,水流速度快,挾帶的泥沙量就大一些。項目食堂因此建了一個約2方的沉淀池,炊事員需要不定期的清理泥沙。

因為經常性的停電問題,從門前小河抽水受到制約,于是項目職工吃水用水就有了另外一條不用電的備用水源。

那是項目一上場就從半山腰上接的山泉水。那條管道有多長,駱曉勇也不清楚。夏致樂介紹,管道三天兩頭堵,書記常常帶人去疏通;有時今天剛疏通了,第二天又堵了;職工們說是大雨大堵,小雨小堵,沒雨也堵。

在駱曉勇的帶領下,我們見到了這條寫滿艱辛的管道。上山的道路七旋八繞,不辨方向。任是駱曉勇一再叮囑“慢些!走慢些!”我們還是不免頭暈氣喘。

管道上一半粗,下一半細,想是增加壓力的緣故吧。從接水口到項目部,直線距離約百余米。管道順著山路盤旋,不知有幾公里長,有時臥在懸崖邊,有時掛在樹枝上,有時鉆進濃密的灌木叢里,有時就在沒有路的地方跳下去,看得人驚心動魂,直想起鋪設管道的不易。

項目職工

責任編輯:武鐵局小編
本文關鍵詞: 項目職工管道
南粤风采历史开奖结果